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

老班长们,现在,你们好吗!

时间:2020-07-31 来源:柯深文学论文网
 

  “我的老班长

  你现在过得怎么样

  你还会不会想起我

  好久没有收到你的信

  我时常还会想念你

  ………”,

  悦耳动听嘹亮的《老班长》是我最喜欢军歌之一。

  小时上学时语文课本上《金色的鱼》里,长征途中一位老班长,接受并完成,党组织交给照料三个生病的小战士体贴入微过草地,最后为了他们牺牲的故事。歌颂了老班长金子一样忠于革命事业、舍己为人的品质,使人崇敬终身难忘。

  如今,部队里的——“老班长”,不是年龄老,而是对有实际班长职务或兵龄较长的战士尊称。每位战士在部队都有新兵、老兵到班长、老班长的经历。

  我的第一位班长是,新兵连班长周建林,湖北孝感人,他高高的个子、黝黑的头发、像树干般粗壮的胳膊,是他带我在军营迈出的第一步,立正、稍息、起步走、……、熟悉的口令声,严厉训斥声,训练时动作不到位他手持木条,轻抽打战友们手、脚、臀部……、的啪啪声中纠正,带有浓厚乡音的谈心声,坐在班里宿舍的小板凳子上学习:领读《解放军报》、《军人手册》、《解放军条令条例》、……,一幕幕场景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第二个班长的张西星,山东济宁人,个子又高又瘦,黄黑色的脸上,镶嵌着一对小而神气高傲的眼睛,黑密的头发长度,长的始终在军容要羊角风好的医院求的底线内,不爱说话、不爱笑严肃,是他手把手教我怎么领会部队首长意图上传下达、接人待物,怎么搭建官兵友爱之桥,怎样收发文件、信件、包裹、报刊,如何服务于官兵……,和我谈工作心得感受、传授经验,启发我。我学的慢时,“你这个熊态…”的呵斥声,他时常挂着嘴边,在他的淳淳诱导下,我从初到老部队时工作上毛手毛脚、老是出错到从容不迫手到擒来,处理大事小情得心应手。老班长张西星在连续二年考军校没有中,第三年在一楼大厅,退役士兵留言黑板上写到:“军营时光太短暂,胸中大志没实现”,踏上回家创业的列车。不幸的是退役后一年,1996年身患直肠癌英年早逝,战友们为他自愿捐款来表达哀思。老班长张西星你在天堂好吗!

班长刘希杰,在二十余年前,执行某重大导弹发射任务时拍摄

  “号手各就各位,一号手准备、二号手准备、三号手……”,二十余年前,在山峦叠嶂的西北深山,某一天,执行某项重大导弹发射任务的现场,老班长刘希杰,山东宁津人,抑扬顿挫响亮的,在导弹发射前一刻发出的口令声。惊奇的一幕出现了:导弹顺利腾空飞起直插天际后,春风习习鬼斧神工般,把导弹尾治疗癫痫疾病专科医院哪家好部因喷射火焰而形成的白色烟雾,在数千米上空中奇妙的雕刻出,一个百数米高的、数十米宽、大大的、白色的、立体的、镂空的“?”,悬在空中,停留在远处墨绿色起伏的山峦轮廓、山坡上种植的半人高的向日葵,近处高高的发射架、数十辆各种保障车辆,整齐划一的排列,郁郁葱葱的发射场地鲜花点缀和蔚蓝的天空,天尽头极速飞行的即将消失的导弹小黑点之间,还有眼前战友们热泪盈眶、手舞足蹈地庆祝发射胜利成功的欢呼声融为一体,好美、好大、好蔚为壮观的一副——神剑问天!水墨丹青图!。能够参加这次重大发射任务是极大的信任和荣誉,老班长刘希杰在奔赴任务的军列上,默默的在心中立下誓言:无论遇到什么艰难险阻,一定要带领全班战士完成这次无比光荣而神圣的任务!一定不负众望,不辱使命!。

二人合影照片左侧是班长徐创军

  忠于职守、心如细发令战友们放心的枪械弹药保管员,老班长徐创军,陕西杨凌人;憨厚老实、任劳任怨的炊事班长宋作顺,山东淄博人;性格开朗,正直无私的老班长窦全树,山东平阴人;头发黑油亮微弯,说话着急时,嘴巴随然稍微有点结巴,但,脑子快,语言上从来不甘下风北京什么医院治疗羊羔疯好的老班长陈胜利,河南人,又名陈小二;……。这些和我相遇相处在军营青春岁月里,来自祖国各地的东西南北兵们,共同经历风风雨雨的老班长们,你们现在过的好不好,我时常思念你们。

  一个个战士一个个班长是砖、是石、是灰构筑起钢铁长城。部队执行每一项训练、学习任务时,班长们都是部队的重要环节,是一个个关键节点的螺丝钉,他们默默执行,成年累月平淡无奇的把,在部队追求的件件小事,潜移默化成为件件不凡的业绩;“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班长是“顽固不化、不食油盐”的战士们的死对头,是“知心朋友”,用尽心思伤透脑筋不言放弃,不一味训斥而用一片赤城之心来温暖感化战士们,战士出了错,班长默默左右陪伴;战士生了病,班长病号饭端到床边;当这些战士们带红花拿奖章时,是班长们炫耀的资本,这时班长的腰板是那样的挺直硬朗,向日葵就长到了班长们的脸上了,班长是星星之火。露珠虽小折射出万道霞光,聚集起来就是一个炫彩斑斓的世界,无悔如歌的青春和团队精神聚集起了军队巍峨的万里长城。

  班长是兵头将尾,没有轰轰烈烈的丰功伟业。如今时光蹉跎匆匆逝去,我们在回首军营相处的日子里,班长带领我们一遍遍练战术、做体能,全副武装越野五公里奔跑有班长替战士背枪、有班长用背包带拉战士一起前行,汗流浃背呐喊着一道冲破最后十几米。共同经历风风雨雨一起进步,我们每一次成功、失败,每一次蜕变都有班长的鼓励、陪伴和自己的拼搏、努力奋斗紧密癫痫病小发作严重吗相连。听班长讲老班长的故事,曾经,他们的青春,奋斗的汗水在部队闪烁。保卫祖国,他们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抵御自然灾害,他们是带头无畏的先锋。

  当那一天来临,脱下心爱的军装,告别军旗,挥手依依别离的眼泪已悄然热泪盈眶泫然泪下,穿上不同颜色的衣服,不同的岗位同样的忠诚与热血,还有不变的坚守与奉献。初心不变、使命不渝。班长们时时处处为军旗、军徽增光添彩。

  可敬的老班长们,回首,曾经激扬的青春岁月,我们在一起摸爬滚打、高声唱着军歌,犹在心底潺潺流淌,我们在澎湃的青春热情、风华正茂的年纪投身军旅,摒弃繁华甘受锻造,用我们有限的激情燃烧青春岁月、汗水、热血浇筑起了国之长城,我们的青春岁月留下了刻骨铭心的记忆。我一直记得你们的话天黑不会在害怕,再黑再累也记得坚强。那份情义和尊敬无法有语言诉说,只能默默的记在心里,由衷感谢、祝福老班长们,希望你们找到幸福快乐永远!

  作者:李明,河北景县人。

  解放军原第二炮兵某部退役军人,非著名家。近三十年笔耕不辍,尤擅纪实文学——非为吟风弄月以自娱,但求华夏神州亿万斯年春意盎然,家昌邦兴,物阜民丰,于愿足矣。

  自1993年发表作品见:《德州市报》、《健康人报》军内发行、《海报新闻》、《散文网》、《运河网》、《德州晚报》、德州电视台《奏嘛》栏目。

Tags: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