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

过客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柯深文学论文网
 

过客

等了四个月,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一名能让引以为傲的大学生了。

当然,前提是我得到学校去交钱报道。

不过我现在已经走在去学校的路上了,姑且就算是了吧。

我走着走着,停了下来,给刚从长途大巴上走下来的打打气,并下意识地拍了拍裤子左边的口袋。( 网:www.sanwen.net )

那笔父亲东拼西凑来的学费鼓鼓的,还在。

不过话说回来,城市的天空和村里的天空不一样呢。

我抬起头,从嘴里哈出一股淡淡的白雾。

头上的天空被一大片白色的云层所掩盖,密得透不下一丝阳光。

而村里总是万里无云,让人可以直接看到蔚蓝而清净的天空,也可以让人直接感受阳光亲昵的问候。

耶,不止如此,连脚下的大地也不一样。

我低下头,抬起腿踹了几次脚下的水泥地。

的地面是松软的褐色泥土,一步一个脚印;而城里的地面是坚硬的青色水泥地,怎么踩都留不下痕迹。

这样的话,我低头抬头都思不了了。

好冷!

就在我感叹不已的时候,迎面突然吹来了一股干燥的“呼呼”作响的冷风。

总觉得城里的天比村里更冷。

我眯起眼,侧着脸,并努力将脑袋缩进那件父亲时就穿着的有五处补丁的淡绿色军大衣中。

看来我似乎不太受欢迎呢。

但即使如此,我也不能原地踏步,因为我还有不得不回应的期待。

我苦笑了一声,将两只手伸进衣袖中,低着头继续前行。

我面前坐落着一条架在江上的长远而宽阔的钢铁大桥,桥上还耸立着一跟跟比县里糖厂的烟囱还高的铁架子。

桥中间车水马龙,“呜呜”地驶过一辆辆小汽车。

我就是坐着车进城的,不过不是这种,而是那种更长、更大的能坐很多人的大车。

不过还真搞不懂,为什么城里人喜欢坐在这种铁壳子里的。

坐在这种不用迈开双腿也能够前进的车子里,一直让我觉得不安而坐如针毡。

而且……

一想起长途汽车上的那股恶心刺鼻的令人头晕的臭味,我忍不住抬起手捂住嘴,弯下腰干呕起来。

本来就跟我保持距离的行人见状后,纷纷捂着鼻子远离我。

他们的脚步很小,但治疗癫痫病的新方法有哪走的速度很快。

这一点跟我们村里正好相反,村里人不论男女老少,走路的跨步都很大,而且喜欢边走边跟别人聊天,所以走的一般都比较慢。

看来我果然不受欢迎。

我咳嗽了好几声后,才缓过气来。

“有人跳河了!”

就在我准备继续上路的时候,一位不远处的靠着桥栏的中年男人突然扭头向四周大喊了起来。

城里人的反应很快,迅速跑到桥栏边向桥下的大江望去。

就连行驶中的汽车也马上停了下来,加入瞬间聚起来的人群中。

城里人的动作真快,难道城里经常发生这种事情?

我见状后,下意识地跑了,奋力钻入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向桥下观望起来。

起伏不大的浑浊的江面上,有两条白皙而纤细的手臂在剧烈地摇晃着,两手中间还飘荡着千丝万缕的墨色的长发。

女?!

看上去年龄似乎不大。。。。。

话说回来,没有人下去施救么?

我向迅速地向四周扫了一眼,围观的人不是目不转睛地盯着江中的落水者,就是掏出一台薄薄的手机进行拍摄。

这种手机我玩过一次,我还记得那天是正好是大年三十。

当时在外的阿牛哥回家探亲,到我家坐了一会,并让我玩了一会他的手机,这玩意拍出的照片,贼清晰。

他们为什么不下去救人呢?

本想下水救人的我看到这幅场景后,犹豫了起来。

这么多人拿出手机的话……

难道是在拍戏?!

什么啊,原来是这样啊,害得我差点又给城里人看笑话了。

想到这里,我松了口气,用手护住放钱的口袋,继续观望。

掉到江里的那位子在江上一沉一浮着,摆手的动作似乎没有刚才那么大了。

演的倒是蛮逼真嘛,我差点就上当了。

“快打110来救人啊。”

这时,人群中不知谁喊了这一声。

这不是演戏么?!

该死,我太多疑了!

反应过来后,我抓紧桥栏,正打算一个翻身跳下江去救人。

一股钢铁特有的冰冷感渗透进掌心的瞬间,我突然冷静了下来。

耶,不对啊,为什么他们没有动呢?

这乌压压的一群人中,总该有几个会游泳吧?

但为什么……

莫非这只是个温柔的陷阱?!

这么说的话,我突然想起来,报纸上记载过几篇好人做了好事重庆癫痫病去哪家医院却反被陷害赔钱的案例。

幸好的我多了个心眼,不然恐怕这点学费还不够赔呢。

我松了口气,下意识地往放开了桥栏,继续观望起来。

那个女孩子下沉了好多,现在的我已经看不到她的黑发了。

而且,现在的江面上,只剩下一支手臂在有气无力地摇晃着。

这样下去,她绝对活不过一分钟。

耶,不对!

骗子没必要为了骗人把自己的命搭进去啊……

我想她应该不是。。。。。

清醒点,王维!

这可是人命关天的时候,你应该想开点。

或许她是个善良美丽的好姑娘呢……

或许她还会因为你英雄救举动而上你呢。。。。。

现在跳下去,你就会有一个漂亮的女了。

你的水性很好,这对你来说轻而易举。

这笔账,绝对不亏!

我犹豫了几秒后,才抓着栏杆,一鼓作气地跳了下去。

好冷!

我跳进江里后,皮肤瞬间被冰冷的江水冻得通红,还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而且,刺骨的寒意迅速随着新陈代谢而扩散到身体内部,冻得我双腿都快瓣不开了。

既然已经下来了,你就没有退路了,王维。

你现在能做的只有。。。。。

我奋力的挥动着四肢,浮在水面上,张大嘴巴大口大口地呼着气,并寻找着救援目标。

那双惨白的手就在我的正前方摇晃着,距离我不到5米。

或许她还有个有钱有势的父亲,一,一高兴,就把女儿许配给了你……

而你将从此鱼跃龙门,步入上流社会……

我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后,挥手向她游去。

或许,你在救人之后,还会被媒体报道,还会被政府奖励……

这可是名利双收的好事呢……

游到那个女孩附近后,我紧紧地握住她的手,使劲把她往上拉。

她的手,很嫩滑,也很冷,似乎连一丝体温也没有了。

还没等我完全把她拉上来,她就死死地抱住了我的胸口,探出脑袋,吐出口中的江水,剧烈地咳嗽起来。

我猜的没错,她确实是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女孩子。

虽然她现在的头发很凌乱,脸色很擦白,但是我能够看出,她确实很漂亮。

此外,我还能清楚地感受到,那对顶在我胸口上的丰满柔软的乳房。

如果我们因此结合,有了孩子后,孩子绝对不缺奶喝……

癫痫手术兰州哪个医院做的好

耶,现在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了!!!

她,好重!!!

如果是在平时,我一定不会介意被一个漂亮的女孩抱得这么紧。

但是放到现在,算了吧,她简直就像是水怪,把我往水里拖!

耶,好像也不能怪她,换做是我的话,我也会紧紧地抓住这根救命稻草吧……

不过多少体谅一下我吧,这样的话,我的手脚都伸展不开了。

我在危急之中喝了一大口江水,江水本身没什么味道,但还是呛得我咳嗽了好几声。

这样下去,我根本游不到对岸!

我和她都会死!

“我被她缠住了,动不了了,快下来一个人帮我!”

我忍着寒冷刺骨的江水,尽力的摆动着四肢,使我和她都能浮在江面上呼吸。

我现在需要一个人来帮我,我一个人救不了这个女孩。

不仅救不了,还会把自己的命搭上!

我仰望着大桥上密密麻麻的人群,希望他们当中会跳下一两个人来。

但我看到的只有冷漠的目光的一停一顿的闪光灯,始终没有等到救援。

该死,我恨这群城里人!

这不是游戏,也不是拍电影。

这样下去,我真的会死!

我的身体越来越重,而且渐渐变得迟钝起来。

“成,不要走……”

怀中的女孩抱得更紧了,而且还把头靠到我的肩上胡言乱语起来。

我如果真的和这个女孩一起去见龙王爷了,按照中国的传统,政府应该会组织一个哀悼大会。

到时候,我的老就会抱着我的遗像起来。

耶,好像还少了什么……

对了,还得配上一条大大的红底白字的横幅——《英雄王维的哀悼大会》。

此外,政府应该还会发动一大群平民百姓来陪哭。

如果找的就是桥上的这群人,那就是绝大的讽刺了!

面对无力摆脱的困境,我干脆放弃了挣扎,默默的看着她白皙的脖颈。

好白,真想咬一口……

或许,跟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一起死也是个不坏的结局……

现在,家里的人都在干什么呢?

父亲的话,一定是坐在家门口的大榕树下,“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

母亲的话,应该是一边背着2岁的,一边用昨天的剩饭来喂猪。

那个刚刚上初中的弟弟,估计早就忘了母亲唠叨的话语,拉上几个小跑到水库去游泳了吧。

无力维持现状的我,与药物治疗癫痫病有用吗那位“信赖”着我的姑娘一起沉进了江里。

好冷!

而且,好压抑,我呼吸不到空气了。。。。。

我难受得实在受不了了,张开了嘴,放走了沉下来之前储存的空气,眼睁睁地看着它们化成气泡浮上水面。

我……

我,还不想死!!!

我还有必须回应的期待!

求生意识促使我推了推怀中不认识的女孩,不过她反倒抱得更紧了。

你也不想死么?

也难怪,就我自己都觉得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死了怪可惜的,更别说她自己了。。。。。

但是,我……

我下意识地伸出手,死死的掐住她纤细而嫩滑的脖子,并抬起腿狠狠地往她的肚子上踹了好几下,才摆脱她的纠缠。

别怪我,我。。。。。

我还不想死!

我不忍心也没回头去看她,摆动着四肢,迅速游到水面上,重重地咳嗽起来。

我,杀了人么?!

耶,这不是我的错……

我……

我急促地喘着气,抬起手掌,目不转睛的看着手指头的厚茧和掌心上交织着的纹路。

刚刚,我就是用这只手,掐住了她的脖子……

耶,不对,这不是我的错,她本来就是要去死的!

我只是……

耶,或许这种结果反而更好。。。。。

如果麻木不仁是这个社会的真实写照,那么这个女孩死了更好……

假如我确实救了这个女孩的话,也不过是给这个千疮百孔的社会现实穿上一件遮羞布罢了……

但是,如今她死了!

我没有为这道“”贴上一张掩人耳目的创可贴,而是撕开了这道“伤疤”,让世界与众人直接地清楚地看见了隐藏在“伤痕”下久久不愈的“腐肉”……

所以说,这种结果更好!!!

所以说,我并不是一个杀人凶手,而是一名揭露真相的先驱……

我抬起头看了一眼头上的大桥,那群城里人并没有退去,规模反而更大了。

所以说,错的不是我!

而是他们!

是这个冷酷无情的世界语麻木不仁的芸芸众生!!!

所以……

所以,我不会被抓进监牢吧……

我还能够读我的大学吧。。。。。

想到这里,我下意识地拍了拍裤子的口袋,那笔父亲东拼西凑的学费鼓鼓的,还在。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