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

足迹(五十三)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柯深文学论文网
 

第五十三章

这也难怪,不打麻将、不聊天、不吸烟、也不喝酒,这是张伟多年来养成的性格。这是因为他所的环境不允许他逍遥自在、玩世不恭,为了生存,他必须具备这种性格!在张伟的眼里,沉溺于打麻将、闲聊,是不务正业,不务正业必定误入歧途!因为好玩误事,嗜赌必输。

然而,也正是因为有了这种性格,才让他与众人的接触不够,沟通减少。这样一来,就容易产生误会,就让人感觉到他清高,不随和。

在这“十亿人民八亿赌,还有一亿在跳舞,不赌不舞是二百五”的年代,张伟的观和世界观显然不适应社会的潮流!众人皆醒,你安独睡?是迂腐,还是老实?

翻开教导主任的岗位目标:“教导主任是校长领导学校教育、教学的参谋和助导,在校长的指导下,加强和改革对学校教育、教学的领导,具体制订、实施学校各项教育、教学,主持日常教学工作。”教导主任的岗位目标明确规定,教导主任是校长的参谋和助手,教导主任的工作是在校长的领导之下进行的。参谋和助手的说大即大,说小也就很小。人家当家的不急,你急,岂不是杞人忧天,你一个人瞎折腾不是越俎代庖了吗?!

常言道:“习惯决定性格,性格决定命运。”张伟凭着他的这种脚踏实地,锲而不舍的“二百五”性格,一步一步地艰难地走到了今天,从一个只接受过小学教育的半文盲,到获得了专科文凭知识分子;从一个无知的农家子弟,变为初步掌握教育教学规律的行家。如今,他虽然还是一名民师,但是,他坚信,认准目标,坚持到底,前面一定是曙光!( 网:www.sanwen.net )

同是这一年——一九九五年,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综合国力的不断增癫痫治疗比较正规医院?强,关闭了好几年的“民转公”的闸门终于又打开了!这年正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通过和施行的第一年。

此次“民转公”和以往一样,分为考试和考核两个部分,两部分的分数之和,从高到低择优录取。同时也有“直转”名额,“直转”的条件是,具有大专文凭、具有三次县市级的表彰,一次省以上表彰的。与以往不同的是考试单科,即教师根据的实际,在语数两科中任选一科参加考试。

政策一公布,教师们都紧锣密鼓的进行着复习备考,都希望抓住这次久违的机会,准备在此一搏。

按文件规定,张伟已经完全了“直转”的条件,但为了检验自己知识,他还是参加了本次的小学语文科考试。

九五“民转公”考试在县实验小学进行,考试十分严格,单人单桌,距离拉开,禁带资料,闭卷,每一试场两名监考,监考教师密切地注视着考场的情况,不时有巡视在走廊上晃动。民师们也很配合,试场上纪律良好。

不久,考试成绩公布了,张伟得分九十五分,居全县小学语文科考试第三名。

当年张伟以在全镇乃至全县范围内的绝对优势,结束了三十六年的民办老师生涯,正式转为公办教师,实现了他人生的一次大跳跃,圆了他终生的夙愿!

次年七月一日起薪,按照小学高级挂靠,月薪五百有余。

张伟把工资本放到妻子凤英面前,凤英双手紧紧地捧着工资本,心里像打破了五味瓶似的,酸甜苦辣咸一起涌了上来,二十多年的辛酸、屈辱,好像就在昨天!不知是高兴,还是激动,两颗晶莹的泪珠夺眶而出,顺着她的脸颊直往下流,一直流到了嘴角!

伍佰元的月薪虽然不算多,但它却给张伟一家的生活,带来了质的变化!

联村办学实行了校长责任制,赋予了校长过大的权力,加上制约、监督机制癫痫发作的急救措施的缺失,导致了学校财务管理一派混乱。

上千人学校的小卖店,年承包金只有贰仟元,一没有集体研究定基数,二没公开招投标,就凭他校长的一句话,学校小卖店就落入了他的手里。

将走读和住宿生混合,按人平每天一元五角的消费,日毛收入为壹仟伍佰元,每月按二十天算,月毛收入就达三万元,再按30%的利润,月纯利就是玖千人民币。校长老婆一个月的收入,比十五个具有中级职称的中小学教师一月的工资总和还多!

这且不说,小卖店还收学生带来的大米。当时学生在校进餐,交的不是钱,而是大米。学生从家里带来大米,可在学校小卖店兑换自己想要的物品,小卖店也可以根据学生的要求发给学生餐票,可以用餐票来兑换商品。

这样一来,本应归学校食堂收起来的大米,却流向了小卖店,本应只在学校食堂流通的餐票,却能在学校食堂和小卖店之间相互流通。这大米、票据,到底哪是学校的,哪是小卖店的,是“鱼目混珠”,人们不敢说,也说不清楚!

学校财务实行校长一支笔,只要校长认可,他大笔一挥,不论红条还是白条,都可以入学校账上报销。因此,把校长扒得紧的那几个,便可以隔三差五地开出条据找校长签字报账。至于学校有没有那笔开支,开支了多少,同样谁也说不清楚!

逢年过节要给相关的领导送礼,镇村领导的红白喜事要去贺礼,同事同学聚会不可失礼,这都需要开支,这些支出绝大多数是校长经手,开支的这些钱从哪里来?当然要从学校财务处列支。为了名正言顺地入账,随便开个学生抄本的条据,校长将字一签,便堂而皇之地进入了学校的账目里。至于这些钱是用了还是没有用,用了多少,依然是谁也说不清楚!

因为自新学校成立以来,学校的财务没审计过,更没有公示过什么财务账目!

有几个小儿癫痫可以中医诊断吗胆大的教师提出过此事,得到的却是校长这样的回答:“你们作为一个普通老师,就是老老实实地教好你的书。世界上的事情你们是不可能全知道的,不该你们管的事情,劝你们不必再瞎操心!如果说我的做法有问题,自然会有人来管我,但是,轮不到你们!”就这样几句冷冰冰、硬邦邦话,那几个年轻老师无言以对!

九五至九六学年度一结束,张伟便向文治福校长提交了请辞。

暑假教师集训,文校长再三给张伟做工作,张伟不好推辞,便答应了,并在教师会上作了“新学年学校教育教育工作的设想”的发言,相当于新学年的一个就职演说吧。

可是,张伟回家仔细一想,觉得还是退下来好。张伟认为,如果自己继续留在教导主任的岗位上,仍然是自个儿唱独角戏,不仅得不到班子成员的支持,还可能会惹出更多的流言蜚语;自己吃苦受累不说,学校的教育教学工作还会受更大的损失。明知不是伴,何必紧相随?!

第二天教育组分管领导胡登全同志来到了曾店小学,张伟找到了他,和胡登全谈了自己的想法。登全同志也给张伟做了一些工作,但张伟态度坚决,他只好将张伟的意见带回了教育组。

开学在即,教育组很快就有了回复:同意张伟辞去教导主任的请求,担任曾店小学的副校长,协助新教导主任抓教学。张伟的妻子凤英也离开学校,回家继续耕种她的责任田。

一九九五年张伟的老大张敏中专毕业了,在好友何成福同志的帮助下,就职于市第三人民医院口腔科,次年在某职工医学院进修专科。

一九九八年购房于市”园丁小区”,二零零一年娶妻,二零零三年喜得千金。

经过十多年的不懈奋斗,张敏他已拿到了本科文凭,获得了副高——副主任医师职称,并升至口腔科主任,走上了他人生中的最光辉的顶点!

什么药治疗小儿癫痫好王福的大儿子王锋与张敏同庚,看到张敏到武汉读书去了,王福也决定给自己的儿子找个好去处。

恰好南漳县新开发了几个项目,一缺资金,二需人员。于是便面向社会招工,凡是十八至二十二岁,且具有初中毕业水平,愿意投资柒仟伍佰元人民币的未婚男,均可转为企业职工。于是王福便带上了这些年来的全部积蓄,到南漳给儿子报了名,王锋的户口也随之迁往南漳。

没想到,一年没上头,那几个新开的场子都倒闭了。王锋和前去报名应聘的青年一样,几千元的投资款留在了南漳,孑身一人回家了!

当年秋后,儿子王锋向说,给他买一辆摩托。可是,王福为难了。因为先一年为王锋找工作,用光了家中的全部的积蓄,现在又要卖摩托车,买车不是个小数目,资金确实周转不过来。他对对儿子没有说买,也没有说不买。

几天以后,王锋见父亲没提买车的事,便知道他父亲是不同意了。因为要车心切,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请了几个人,开着拖拉机来家里拖粮食。

王锋的英着急了,连忙去喊还在耕稻田的王福。王福三步并作两步,“蹬、蹬、蹬”地赶回家,看见儿子带着人正在装稻子,立即上前去阻止。

儿子见父亲不让装粮食,也不回话,他跑进厨房,拿了一把菜刀,瞪大眼睛,恶狠狠地对王福吼道:“老子今天是下了决心,粮食是非拉走不可的,同意得装,不同意也得装!你若阻拦,老子就一刀劈了你!”

“有其父,必有其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王福深深地叹了口气,眼睁睁的看着儿子将一年的收成拉走!

几天以后,王锋骑了一辆暂新的蓝色“金城100”的摩托车回家了,当时的车价为六千五百八!王福两口子辛勤劳动了一年,算给儿子买了一辆摩托车!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