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

古书中的书生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柯深文学论文网
 

“青青子矜,悠悠我心”自古以来,书生群体作为华五千年文明史里不可或缺的存在,一直发挥着独一无二的作用。他们或存在于史书中,是直面奸佞、刚正不阿的贤臣;或收录于中,是忧国忧民、恣意纵情的文者;或寄情于书画中,是乐天悠然、轻闲的雅士。古人云:人善者三,学、慎、论。古书中记载的书生,多为亲善之士,常言道:“学以致善,文可致万世乐耶。”书生的精神在历史的长河里熠熠生辉,古书中的书生留给后人的,不仅仅只是一个单调的身份,更多的是一种启智明礼的艺术,而这种艺术的核心正是书生的精神共同汇聚成的特殊品格——“气节”。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文人气节,是李白不畏权贵,追求自我的傲气;“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是于谦不怕牺牲,清白做人的情操;“倚杖柴门外,临风听暮蝉”是王摩诘看破世事,超然物外的情致,小孩癫娴病能治好吗?“垂钓坐盘石,水清心亦闲”是孟浩然的终生不仕,寄情山水的逸兴。家林庚曾说:“古代文人是独立于世的纯粹群体。”由此可知,不媚权贵是“文人气节”中必不可少的品质,山水派诗人王维曾“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面对友人的劝告,他大笑一声,长叹曰:“人生在世,乐若在仕,在荣,在贵,不如归去。”但要说最能体现这种品质的文人,还要属陶渊明了,作为我国第一位田园诗人,陶公为官时见证了腐败奸佞的世俗面孔,实觉做官是“心之形役”,于是舟遥轻飏、风飘吹衣之间,弃官归田,不媚世俗的陶书生,归田后登东皋舒啸,临清流赋诗,岂不乐哉?反观当今之学生,把“学为仕,学为贵”的精神发挥到了极致:每年的公务员招考热,大学里热门的“官员预备专业”,作家、诗人忙赚钱,导致雷同,抄袭现象屡禁不止。这些事例都在提醒我们:学生不再是纯粹的学生,当读书成了赚钱的手段,家长、教师也开哈尔滨癫痫医院有多少始向学生灌输考上一个好大学的种种现实好处。学校教育千篇一律,填鸭、刻模式的教育手段已成常态。大部分学生都在为“读书”而读书,没日没,没休没止。学生只承书生之名,却无书生之实,恐怕被古书生知道,也会“垂泪涕泣”仰天长叹了。

若说不媚权贵的书生往往是因人生失意,不得志而为之,那么受人赏识、为官从政的文人,是否就不拥有“文人气节”了呢?今之视之,欧阳修是唐宋八大家之一,堪称一绝,是“书生中的书生”。而他也是个作亭与客相饮、乐民之乐的太守,琅琊深秀,欧阳修以醉翁亭,与百姓宴,人从太守而乐,太守却乐人之乐,传为佳话。与欧阳修并称“苏欧”的苏东坡,不仅在方面造诣颇深,把词从人们佐欢侑酒的娱乐手段发展成了一种文学体裁,独挑豪放派大梁,还在为官时处处造福百姓,后人记之“东坡行路二百里,好事做了一大堆”。任徐州知州时,为抗洪水,他吉林治羊癫疯的医院哪家好“亲荷畚锸,布衣草屦”建黄楼;悯民遇大旱,他亲撰《徐州祈词》,祈雨助农耕;为解季燃料之需,他派人四处查碳,兴冶铁……而现如今我们经常能听到这样的新闻:某某贪官因贪污、受贿、作风问题锒铛入狱,受审时无不:出身寒门,辛辛苦苦供养读完大学,开始为官时也曾立志要当一辈子好官,结果却因思想认识错误,权力观念错位,心缺失,守不住“廉洁从政”底线,在利益面前丢下了道德。

“世浊我独清,世乱我独明”,如果现代书生若能多接受古书生中的“文人气节”的熏陶,也就不会出现这么多在权力、金钱和美色上失节的读书人了。

古书中的书生,和而诗,伴晨风而诵,既高唱“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宣父又能畏后生,丈生未可轻年少”,又长叹“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常觉“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现代“书生”一词,在不知不觉间早已保定癫痫病专科医院哪个好变味,在名利场追逐,在阴暗面处事,仿佛早已成了现代书生所共有的特征,历史如烟云,文人气节也仿佛如细雨般在名利的空气中飘散,书生,难道只能封存于古书,在历史中湮没了吗?君子之风、雅竹之士只能成为一个空洞的词汇了吗?现代的文人气节,其形难觅,其神难寻。古书中的书生,渴望“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时常“忧天下之忧,乐天下之乐”,现代所谓的书生们也应该三省吾身了:学为乐耶?文为善耶?职为民耶?别让书生的文人气节,只能在封于古书。时代在改变,我们现代人读书人,绝不能丢了古人留给我们的宝贵精神财富,要响应习总书记的讲话精神,守住初心,抛开浮名,做到学生不再为名而学,文人不再为利而文,官员不再为权而官,做到真正为“学”而学,为民而官,那我们中华民族这艘大船,才能在党的正确领导下继续扬帆砥砺前行!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