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

王老师打官司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柯深文学论文网
 

王老师打官司

王老师做了几十年的小学教师,教过村里一茬一茬的上千名学生,因勤勤恳恳,教学成绩优秀,得过无数次的奖。今年他已六十八岁,数年前就已退休在家务农。他虽然做了多年的老师,可内向的性格却一直没有改变。除了站在讲台上面对学生可以滔滔不绝地讲课之外,在社会上则始终保持着谨言慎行,与世无争,唯唯诺诺的形象。

他从不高声说话,不敢和人争辩,啥事情都是别人说啥是啥。但即使这样,还是躲不开一场让他苦恼而又无奈的一起官司的纠纷。

前几年王老师为儿子建房子放线时,发现被东边的邻居占了自家的宅基地,大约也就是一墙根的宽度。邻居的房子是头一年建的,因为都是新宅基地,当时他就没注意。但既然邻居已经占了,他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放线的师傅是他和邻居共同的本家,从中说合,邻居也同意,让他家房子的墙根压住邻居的地基——也就是两家房子共同使用一个地基。

王老师家的房子建好了,可邻居却说因为王老师家的墙根压住了他家的地基,造成了他家房子墙体的裂缝,所以要求王老师给予经济赔偿。而给王老师家建房子的民工们却主动站出来为王老师说话,称他们在干活时就发现邻居家的房子的墙面已经有裂缝了,不过裂缝很细微,不认真看根本看不到。其他街坊也都认为邻居是耍无赖,支持王老师不要对邻居进行赔偿。理由也是现成的,第一是邻居先占压他家的宅基地,第二是邻居家的墙面裂缝是在他家建房子之前。这事还经过了村委会协调,但却没有结果,于是就搁置了下来。

突然有一天,王老师接到法院打来的电话,说邻居把他告了,让他到法院领传票。他一听,吓得浑身哆哆嗦嗦,心想一辈子没有和法院打过交道,怎么摊上官司了?他赶忙叫上比他年长好几岁的大哥陪着他,要不是连法院大门都不敢进的。睡眠癫痫一夜发作几回"position:relative;left:-100000px;">( 网:www.sanwen.net )

大哥陪他到了法院,见到承办案件的法官,签收了传票之后,法官问他同意不同意调解,他连连点头同意,称即使让他出几千元的冤枉钱,也不愿打官司。

过了几天,法官给他打电话告诉他对方不愿调解,非要法庭上分个输赢。

又过了几天,法官让他到法院去一趟,协商申请鉴定的事。这次还是由他大哥陪着,两位老年人骑着破自行车晃晃悠悠地又到了法院。进大门时,还是由大哥先进,他在后面跟着,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

法官说如果申请对房子损害作司法鉴定的话,要他出一万元钱的鉴定费。他一听要他出这么多的钱,当场气得说不出话来。还是他大哥替他和法官交涉,称邻居这个房子建筑质量本身有问题,街坊都知道,这家邻居建的是二层楼,却没有打圈梁,下地基时连水泥都没用;再说弟弟这边有证人可以证明邻居家的房子裂缝是在弟弟建房子之前就已经出现了,所以弟弟不应该承担这个赔偿。至于说司法鉴定,则认为没必要。法官说如果他们不申请鉴定,对方可要申请了。

这次大约过了一个多月,有一天王老师吃完早饭正说去地里干活,被一个村干部告知,今天有人要过来鉴定他邻居家的房子,要他不要离开,九点应准时到达现场。咋一听,他还认为是这位村干部和他开玩笑,鉴定这么大的事怎么法院不通知他呢?又一想这位村干部平时就没和自己开过玩笑,还是到现场等会儿吧!他将信将疑地到现场等到大约十一点钟,却没见有人过来,就确认这是被耍了,就悻悻然地回家了。

法院很快又来电话了,说让他过去拿鉴定书。他莫名其妙,没见鉴定怎么就有了鉴定书呢!就急忙又唤大哥陪同前去。

见到法癫痫天水哪家医院看得好官,法官让他看了看鉴定书,结果却是与他不利,他不由自主地一阵头懵,眼前一片黑暗。法官让他在几张纸上签字,他根本没看清楚是啥内容就草草写了自己的名字。又根据法官的指示,机械性地按上了手印。之后法官才允许他到法院大门外的复印店复印一份鉴定书。

王老师性格懦弱,但他的大哥却颇有见识。回家后,大哥就先带着他找到村委会,请村主任为他出了一份证明,说明两家宅基地的地界,证明邻居家侵占了他家的宅基地;又找了几个证人,可以证明邻居家的房子裂缝的是在他家建房子之前;还带着他找律师咨询,听取律师的意见。

一天下午,王老师一个在县城某机关工作的邻居告诉他说,承办法官让转告他,第二天上午九点钟双方都到法院调解,不用带证人,不用请律师。

第二天一大早,两位老年人就又骑着破自行车上路了。

到了法官的办公室,一看告他的邻居也到了。这时,法官开始验明各人的身份,让大家都坐好,就宣布开庭了。王老师一惊,问道,不是说调解吗,怎么开庭啊?法官不由分说,回答道:“我说开庭就是开庭。”吓得他再不敢多说一句话。审理时,都是他大哥代理他进行辩论,但他大哥毕竟不是专业,再者也没有所需要的证据,所以十分被动。他则在一旁苦楚着又黑又瘦的脸,双眼充满泪花,一副有苦说不出的表情。

一审判决下来了,结果在意料之中——王老师败诉了。因为他没有提供出有效的证据来证明自己不应当承担责任的理由,法院依据那份司法鉴定书,径行作出了判决,判决他赔偿邻居家房子损害的经济损失和鉴定费共一万多元。

王老师和他大哥拿着判决书找律师咨询,律师却发现这份判决书漏洞百出。第一是作出判决的时间,竟然提前了一年;第二是称送达鉴定书的时间竟写成农历大年初三那天;另外还有好几处错误。但这些都无北京癫痫病医院关紧要,主要则是从程序上,侵犯了王老师的诉权。也正是因为没有行使应有的诉权——提供证据和聘请律师参加诉讼——才导致了一审的败诉结果。律师从法律程序方面给他们这样解释道。

对于这样的判决,就是王老师不想继续打这场官司也不行,因为他的家人和他的大哥都是愤愤难平,难以咽下这口气,坚决支持提起上诉。

于是,王老师就请律师代写了上诉状,上诉到了中级人民法院。过了几个月,二审法院的承办法官打电话通知开庭了。

约定的开庭时间是在日的一天下午的三点钟。还不到三点钟,双方当事人和王老师带的证人都已到了中院的大门口。可那日不知中院发生了什么大事,大门紧闭,进出必须严格审查之后,才可以从旁边的一个小门进去。但被允许进去的人却很少,所以大门外站满了人。(有知情人称那天有大批上访者干扰了中院的正常工作,大门里面的确有很多民工的破烂行李在地面上乱堆乱放着。)

王老师和聘请的律师给承办法官打电话,被告知正在和门卫协调。一直等到下午四点半,才被允许进了中院的大门,而带去的证人却被门卫蛮横地拒之门外。

的白天是很短的,开庭不到一个小时天就黑了下来。那次开庭也很特殊,只有一位法官主持,连个书记员都没用。这位法官自己不但要主持法庭审理程序,又要主持发问,又要维持秩序,又要调解,又要记录,真是忙得不亦乐乎。看看窗外的天一黑下来,这位法官就频频观看手腕上戴着的时而反射出亮光的手表,好像怕耽搁什么约会似的,开庭的速度明显地加快了。经过一系列程序,到最后陈述——对自己的意见作归纳的程序时,这位独任法官就已经心不在焉了。二审开庭审理这个重要的司法程序,就这样草收兵了。

王老师感到不可思议,怎么二审法院竟会这样,这可是中级人民法院啊!禁不住就问律师对这沈阳哪有治疗癫痫病医院次开庭有何感想,律师直言不讳地告诉他,二审法院的法官这样满不在乎,视庭审如儿戏,说明他们对此案不会重视,看来维持原判的几率是很大的。

——果不其然,正应了律师的说法——二审判决的结果就是维持了一审判决。

王老师拿着二审判决,找承办法官质询,这位法官不等他说完,就两手一摊,一幅无可无奈的神情,假惺惺地说道:“唉!我也知道你冤,可这是合议庭的意见,我也没办法!”

二审判决生效后,王老师的邻居就申请法院强制执行。于是,王老师工资卡上的钱被陆陆续续划扣走了好几个月的工资。

这期间,王老师跑到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想不到高院一拖就是一年零三个月。直到近日,王老师申请再审的案件才召开了听证会。而何时作出裁定,是否还能立案再审,这还都是未知数,也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想不到打官司这么难,我原想坚持下来可以讨个公道,现在看来,希望真是太渺茫了……”王老师发出了长长的叹息,显得无助而又可怜。

“你不知道,和我打官司的邻居的女儿就在一审法院工作,还是我教过的学生啊!”王老师最后悲怆地对律师说出了这个实情。

王老师既然能把这句话说出来,就证明他心中对打这场官司本身就存有疑虑。然而一次次的遭遇,让他又不得不怀疑这其中是否真的发生过一些不正当的事情。可是,怀疑终归怀疑,因为作为普通百姓的他,根本无法得到哪怕一点点的证据来证明他的猜测是正确的。

官司……坚持……希望……,这几个反复不断地折磨着王老师本来就十分脆弱的神经。而这种思虑,这种,这种不安,则又好像是——此恨绵绵无绝期……。

2012年10月22日上午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