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

真的说再见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柯深文学论文网
 

我总是对别人说着“再见”,却不曾考虑,今次的,只是暂时,还是。

我说,再见。

或许,明天就又可以再见面。

一、

去高中报到那天,天空几欲流火,却依然有大帮在操场上踢球。

一切再平常不过。( 网:www.sanwen.net )

如果那球场上的男生没有失误地把球踢向我;如果我不是太专注于与晓书聊天而对奔袭而来的危险无知无觉;如果杨毅没有为我当下那颗球……那么多的如果,哪怕只有一项成立,我的高中也不会留下那么多心思隐秘的日,也不会有那么多幽然的惆怅。

那个炎热的下午,杨毅一回头望向我时,有很多事情就从此决定。

晓书拉着惊魂甫定的我来到教室,发现里边已是人声鼎沸,新同学三五聚在一起聊得正欢。我俩被班主任安排在倒数第二排坐。我俯身趴在课桌上,听见桌内空荡荡的回响。

晓书开始收清理桌椅,身后大堆的男生讨论得愈加聒噪,把我恍惚的心智直逼到临爆点。

我终于不满地转过身去,眼神正好与中间抬头的男生眼神撞个正着:只见过一次的面容,却能在第一里认出来。兴许我当时还巴望着杨毅能像韩剧中的男主角那样,指着我满是惊喜地喊道“是你!”,而他终于没能认出我来,只是神情尴尬地挠挠头,复又投入到他们的讨论中去。

我们总是以为,无论在谁的电影里,都是当仁不让的主角。不料在现实之间,往往沦落为他人眼里的路人甲,普通得连个侧脸也没法留下。

癫痫病在中国可以治愈吗我和杨毅作了前后桌。

靠窗的位置,稍不留神,思绪就会飞出去与自然同行。从窗口朝天空望去,清风相逐,白云相,时光无声流淌。在这期间,我们前后相伴,经常嬉笑,时而打闹。因为逐渐熟稔的关系,男生可以放心地展露个性。而他的皱眉,或是喜笑颜开,亦可以被我及时捕捉入眼里。我用它们来编织自己甜蜜又羞涩的情怀。英雄救美,或是斗气冤家的滥俗桥段,通通被我编织进里。我时而化身为苏格兰中世纪的牧羊女,与英俊的王子互生情愫;时而又换上罗裙,在林间松下与谦谦君子的相遇……要不是那次意外,我会一直以为,那样的结局,就是我同杨毅将要到达的地方。

那是一节体育课。

太阳白晃晃的很刺眼,我只好站在树底下眯着眼看别个。

晓书在饶有兴趣地向杨毅请教篮球。关系很亲密的样子。

于是我便转头不再去看他们。

一会儿后,操场上传来的惨叫。等我跑,看到晓书坐在地上,显然是扭到了脚,痛得脸色发白。杨毅半蹲在她身边,一脸的焦急。

那样只是静静地站着也会冒汗的天气里,他的眼神让我顿生寒意。

“我扶你去医务室!”杨毅说着就要去抱她,却终于因为尴尬而停顿了手脚。

“还是我来吧。”我轻轻地说道,接过晓书的手,撑着她向医务室走去。

树影斑驳的校园小道上,杨毅一直跟在我们后面。

先不讨论这场事故的缘由了。

医务室里消毒水的味道也忘得差不多了。

但是杨毅关切的眼神我到现在还记得清请楚楚。

他是个格外和善的人,见人都笑,待人都好,那只是天性吧。儿童癫痫病早期怎么治疗?可是那样温柔地注视一个女的眼神,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尽管在心底里安慰自己,那只是关心而已。那样的眼神还是在我心里划开一道细小的口子。

也许我没察觉到。

抑或是我故意不要察觉。

它一直在让我隐隐作痛啊。

二、

我现在依然怕着上课回答问题。老师们难以理解我莫名的恐惧,我也惊讶于那次公开课在我心中留下的阴影。

那天,教室后排坐了许许多多听课老师。

重新换过位置后,我被分在第六组,杨毅与晓书在一二组作了同桌。我装作不经意地瞥过他们,心里一阵酸涩。他们在一起会讲什么样的话,他们瞧对方时,眼里会流露出什么样的神情……我满脑子都在想着这些,腾不出半分空位。

却就在这时,老师突然叫我口头。

连题目都没听清,结果我只能站着不说话。她没让我坐下,而是转身点到了晓书。晓书清亮的声音,的文采,听得大家一阵沉醉。末了,教室里迸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满场的欢闹,传到我这一隅,却变作电话那头的忙音,无人接听,永远。

我还傻傻地站着。

没有谁过来叫我坐下。

仿佛我从来都不曾在那儿。

也不是第一次回答不出问题了,也不是第一次被晓书比下去了。

“你的朋友真是个超级大美女!”

“性格又好,长相又美,成绩又好……”

诸如此类。

听多了,听得太多了。原先以此为傲的自豪感,逐渐因为人们忽略自己而变成了沮丧。自己的朋友有美北京有没有免费治疗癫痫的项目丽的外表;她有招人喜爱的性格;她是所有人的焦点……在以上所有前提都成立后,即使很多时间里我们彼此陪伴,却是到了别人嘴里,慢慢地变成“晓书”和“晓书的朋友”。

我彻底地湮灭在晓书的光芒里。

可能当旁观者太久了吧,这次我居然以为自己要咸鱼翻身地作上女主角,原来也只是“以为”而已。

依然只是当了回观众。

这是多么令人可悲的事情。

我终于低下头去无声的哭泣起来。

温热的液体划过脸颊,痒痒的,像有虫子在爬。

日的暑气还未消散,周遭那些微小的湿热的空气团令我呼吸都不畅。

我像是要被自己的窒息,甚至来不及考虑别人异样的目光。

如此渺小,事实却如此庞大。

三、

有那么一天,杨毅拿着一张类似于鬼画符的东西给我看。

他头偏向一边说:“呐,这个,帮忙看一下。”

我艰难地辨认出那是封情书。

他写道:汉有游女,不可求思。

几天前从我口中得知晓书最近迷恋《诗经》后,他在上面写下了诗经中的著名歌谣。

不是妇孺皆知的“窈窕,君子好逑”,或者“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而是“汉有游女,不可求思”。对语文头疼的他不知道花了多少时间去翻阅那本艰涩的《诗经》,又花了多少精力才选出这样一句。

憨厚的樵夫隔着广阔的汉水,见到了心仪的姑娘。他苦于满腔仰慕之意不能倾诉,美丽可人的姑娘不能亲近,只得无奈地对着浩淼江水唱出他的歌谣。

杨毅将自己比作那樵安徽到哪里治癫痫#!好夫,向晓书传递着心意。

真相,不论怎样道听途说,不论怎样添油加醋,都不如自己亲眼看到亲耳听到,更具杀伤力。

即使到如今,我似乎还能听得到自己的心剥落的声响,毕毕剥剥,轻微却。

我装作不在意的挑他字里行间的错别字。男生还在我的指导下誊写情书,我在一边取笑他是“樵夫”,是“襄王”,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他臊极了扬起手要拍我脑袋,却在半空中停顿下来。

“算了,等到你那什么时啊,我会‘涌泉相报’的。”

他抬起脸,眼睛弯成好看的弧度对着我笑。一想到那样漂亮的眼眸,那样温暖的笑容从今以后只属于另一个女生,我的开始变得苦涩。

我不知道自己再次喜欢上一个男孩儿,是多久以后。因为我发现,无论自己心中的爱恋成怎样亭亭如盖的大树,也不足以覆盖他人的。他的善意与微笑,只能在“好朋友”的告示牌前止步不前。通向美好的未来,无论哪条道路,我都不被允许与他一同前往。

现在我坐在大学足球场的看台上,天气微凉,人群不吵,一切都刚刚好。

这里看台很高,我不用担心有个足球会忽然朝我奔袭而来,也不会有人冒出来替我挡下它。

原来,那些欢喜或者悲伤的日子,是不可逆转的。它们连同着我不堪的青,已经远去了。

原来,我才是那个伫立在汉水边的樵夫,只能一遍一遍苦苦地吟唱着:“汉有游女,不可求思”;只能望着他们渐行渐远,而终究无奈地摆出苍凉的手势。

我说,再见。

或许,

就真的什么都再也不见.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