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

《红镜》长篇情感小说【连载】08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柯深文学论文网
 

晏秋鸿望着眼前这位光鲜亮丽却有些憔悴的,仍旧是那样完美,完美到极致。无数次闯进的里,醒来才发觉原来梦是那样短,是那样长。

小絮你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

过得还好吗?

腿长在我身上,我到哪里还得向你东方公子汇报吗!

谢谢你还有有过问我的好坏,真是难得呀,柳絮不假思索的将晏秋鸿的话顶了回去,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东方大公子今晚放着那么好的大小姐不陪,跑到这里来,是找我叙旧还是想显示一下你公子的身份?叙旧我对的事情都忘了,我们俩也没有什么可以说的,再者你是市长家的少爷我一个普通妇道人家也高攀不起。( 网:www.sanwen.net )

说着话柳絮已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我得回去了,要不我家先生可得着急了,以后我也不想看见你,说着就往外走,在晏秋鸿的面前停了下来。东方公子我可以走了吗?还没等晏秋鸿接上话柳絮已经走到了门外,东方玉见柳絮姐走出去了,只好追了出去。柳絮姐:我们一起走,等等我,柳絮放慢了脚步,一句话也没有说。

你怪就怪我吧,

我怪你干什么呀,小玉,有些事你不清楚,有时间你问问你哥。

两个人随便说着一同向大厅走去。

晏秋鸿愣在房间里癲痫病有生命危险吗,看着柳絮从自己身边走过,看着这个魂牵梦绕的背影,愧疚,自责,不舍,如打翻了的五味瓶一样在自己心中翻腾,搅动。

楼,那边坐着的那个是你太太吗?

是的,她就是柳絮。

什么名字呀,还柳絮,我看就不是好东西水性杨花。

赵雨楼见眼前这位穿粉色旗袍的女人用这样的形容柳絮,一点也不在意。反而轻声在她耳边说道;你是好东西,好到整天只想着往我怀里钻。你还不是猴急似的,还说我。就像喂不饱的公牛,每次都把我折腾散架你才罢休。这件料子是我托人在苏州专门给你带回来的,满意吗?赵雨楼说着就用手在秦羽蝶胸前碰了一下,把手拿开,这么多人,让人看见不好,万一他看见了就麻烦了。

这曲结束了我休息一会,你找别人跳吧,咱俩总跳他会吃醋的。

赵雨楼趁着头顶灯光变幻的一瞬间在秦羽蝶性感的屁股上摸了几下,贴着耳朵说道:明天下午我。

外面冷,一会把我的外套披上,可别着凉,赵雨楼和柳絮走到了门口,这时负责鞋帽的服务生已经把的外套递了过来,赵雨楼给了小费,顺便把衣服披在了柳絮的身上。随着人群陆续的往门外走,晏秋鸿和家里的管家和每个人打着招呼,说些真真假假的客气话。柳絮走过的时候特意把披着的衣服拉紧了一些,挽着赵雨楼的胳膊,看着他们握手,看都没看一下,仿佛这里除了赵雨楼之外自己不认识任何人。

的天总是黑的那么早,黑的那样彻底,如墨一大脑异常放电严重吗样的天空只有一个小小的和几颗若隐若现的星星值班,平时日里繁华的街道此时也只有两三个人匆匆的身形。许多黄包车车夫看着走出来的人们正满脸堆笑地招揽着客人。

雨楼老弟!等一下。

听见后面有人在叫自己,赵雨楼和柳絮停下了脚步,不约而同的回过头,只见一位穿着长衫的五十多岁的男人在像自己摆手,旁边站着的正是刚才和赵雨楼跳舞的那个女人。

雨楼老弟!我们搭个顺风车方便吗?

云浓兄呀!方便,方便!赵雨楼赶忙回应道。

赵雨楼看见秦羽蝶后故意问方云浓,云浓兄!这位是嫂夫人吧?

方云浓这才想起给介绍,小蝶这就是这里最有钱的大老板赵雨楼先生,这是贱内秦羽蝶,赵雨楼此时必须保持距离,所以说声:嫂夫人好!

云浓兄真是金屋藏娇呀,艳福不浅,嫂夫人人漂亮,名字都是那样好听,今天这身旗袍很配嫂夫人,真想一只蝴蝶一样。我刚才还和嫂夫人跳了几圈舞,如果早知道是云浓兄的佳人借我几个胆我也不敢呀!赵雨楼嘴上这样说着眼睛却偷偷瞄了一眼秦羽蝶,只见她看着柳絮身上披着的外套,一点也没有在意自己。

云浓兄这是我太太柳絮,平时也不怎么出来应酬,也不懂礼数,您可别见笑!这位就是市政府的云浓兄,柳絮对着方云浓和秦羽蝶微笑了一下。

云浓兄您和嫂夫人等一下,我去把车开过来。

云浓兄你府上住哪里呀?我给您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是什么啊们送到家门口。德林街36号,赵雨楼心里非常清楚他们家的位置,而且自己已经不止一次趁着他不在家的时候偷偷去过,这样问只是为了真实和自己一点也不知情。车子在不平坦的路上行驶,昏暗的路灯时有时无在街道两侧伫立着。柳絮坐在前面一声不响地看着窗外,看着车灯照着的地方,因为不知道以后的事情会是怎么样。方云浓和秦羽蝶在后排坐着,两个男人有一搭无一搭的闲聊着。

秦羽蝶从后面看着赵雨楼,也看着方云浓,对赵雨楼这样的男人自己也不清楚是喜欢他的人,还是他的钱,还是他特有的男人力量,只觉得他比身体虚弱的方云浓更能给自己一个女人应该有的真实感觉。赵雨楼用眼角余光看了一下后面的秦羽蝶,发现她也看着自己,故意碰了一下喇叭,秦羽蝶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便识趣的对着柳絮说道;赵太太你的旗袍在哪里做的,款式,料子都很好,尤其这个领子和袖口。有时间你陪我去,我也按照你的样子做一件。方太太你旗袍的料子比我的好,一看就是苏州的绸缎,我没有你漂亮,我穿什么料子都一样。我这衣服都是在锦盛华做的,那里是上海的裁缝,手艺就是在省城也可以是数一数二的,我在那里留了尺寸,所以不用自己去。雨楼差不多隔一段时间就给我选好料子做一件,我平时也不出来,你要是做就让方先生带你去。

秦羽蝶见柳絮这样说心里很高兴,正合自己的心意,又对着柳絮说道;他呀,他那会选,别说料子了,什么都不会买,上次给我买瓶香水,呛得我一夜都没睡好觉。既然赵先生会选料子还知道地方,改天你带我去吧辽宁癫痫哪里治的好

赵雨楼见秦羽蝶这样直接,觉得不太合适,便侧脸说道:我给她买还行,她也不挑剔,差不多的都行,给你当参谋我可不行,选错了不好看,别人不会笑话我,该笑话云浓兄了,这个活我是不行,对吧,云浓兄?

方云浓听他们在说旗袍的事,便没了兴趣,听赵雨楼这样问自己,又怕秦羽蝶回家后和自己闹脾气,只好对赵雨楼说;雨楼老弟你太谦虚了,等你有时间你带着小蝶去选块料子,钱我回头给你,麻烦你怎么还能让你破费。赵雨楼明白秦羽蝶说这样话的含义,这是给以后铺路,回头说道,行,不过云浓兄你到时也得一同前往呀。

车子已经拐过了几条街,前面不远就到方云浓的家了,赵雨楼当做不知道,还是慢悠悠往前开。

雨楼老弟前面就到了,在开就到别人家了。车子停了下来,方云浓、秦羽蝶先后下了车,柳絮也随着下了车,相互打着招呼,只见这是一座有些破旧的房子,但样子还是不错,也许只是没有经过粉刷。

雨楼老弟,今天还得谢谢你送我们回来,要不到屋里坐坐?

不了,改日我们一定前来拜访。

秦羽蝶跟在方云浓的后面推开院门向里面走去,赵雨楼一双眼睛盯着秦羽蝶来回扭动的屁股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未完待续----

----本文作者---寒石-------更多进展欢迎访问空间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